盛世开元财税盛世开元

新三板融资规模遇冷机构参与热情下降

五月已然过半,分层制仍未公布,市场各方屏气凝神静待临门一脚。

全国股转公司5月18日发布《关于开展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公司分层信息揭示第二轮全网测试的通知》,在第一轮全网测试的基础上,将于21日开展分层信息揭示的第二轮全网测试。

不过,将目光移至聚光灯外,新三板市场融资却在此时趋冷,规模悄然下降。可参考近期“新三板阴跌惹谣言四起 私募苦盼分层制落地”。

融资规模趋降

2015年,新三板融资规模达到了1216.17亿元,超过创业板。挂牌同时发行337次,发行44.78亿股,融资217.49亿元。其中,中科招商四次合计融资109亿元,为新三板年度融资王;单笔融资最多的为九鼎集团,实际募资达到百亿。

然而,今年以来新三板市场融资规模呈现逐步下降趋势。截至4月底,挂牌公司融资额达到489.21亿元 (按照4月周数据计算),其中1月最多达到144.36亿元,2月融资额103.57亿元,3月比2月稍多,达到121.24亿元,照此计算,4月融资额是120.04亿元。剔除掉2月春节长假的影响,从单月来看,今年以来新三板市场融资出现逐级回落的走势。

同时,按照股转公司公布数据,2015年二季度、三季度、四季度以及今年一季度的一级市场融资规模分别为239亿、429亿、469亿和369亿。相较于去年四季度,今年一季度有将近100亿的下滑。而就在5月的第二周,新三板市场仅融资14.41亿元,创下今年以来单周融资规模新低。

中信证券(15.690, 0.16, 1.03%)胡雅丽团队分析指出,“新三板拟募资金额从年初的单月 (四周滚动)706亿元大幅下降至当前的107亿元左右,几乎回到了去年投资者热情点燃以前的水平。”进一步考虑到新三板拟融资和实际完成融资的时滞,她判断这种趋势在近期或将延续。

同时,胡雅丽还注意到,新三板单笔融资从预案到完成所耗费的时间出现明显的增长。4月上旬该数据的均值上升到113天,较去年底的94天延长了近20天,并创出新高。胡雅丽表示,考虑到企业融资需求的相对刚性,资金供给强度的变化是造成此种现象的主要原因。

从挂牌企业数量上看,挂牌企业已从去年6月的2600多家变为如今的7000多家,为何挂牌企业数量增加,分层制红利在前的情况下,新三板的融资规模却反而下降?

“其实企业方面现在想要融资也挺难的,整个市场比较低迷,在融资的过程中也老是碰壁。和企业交流下来,他们也希望获得资本的关注。”佳浩投资创始合伙人瞿浩告诉经济观察报,融资金额出现下降趋势最直接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市场对于PE类企业融资、挂牌等方面的全面限制,2015年这些挂牌公司都是市场上融资主力。二是分层机制尚未落地,市场观望气氛较为浓厚,交易投资气氛低迷,也拖累了整体融资规模。

华东某券商场外市场部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去年初新三板市场有一波暴涨,当时企业抛出融资价格非常高,机构也乐于接受。但是现在监管层和A股市场波动震荡,加上很多企业年报出来很一般,机构的热情当然冷却。

据了解,去年12月,股转系统暂停了私募股权基金(PE/VC)的挂牌审核,且要求已挂牌私募股权基金进一步做好信披工作。叫停的原因与私募股权基金通过新三板市场募资有关。据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至今新三板实现融资总计1684.3亿元,其中金融业融资占比超过1/4。

胡雅丽在研报中指出,监管政策调整是造成新三板融资总量下降的重要因素。2016年以来,新三板金融行业融资总额占比仅为4.3%,相较于去年的32.2%出现了明显下降。截至2016年4月12日,全国股转系统处于待挂牌和申报中的金融公司有104家,平均每家总资产规模为5.64亿。

机构投资热情下降

“分层机制和配套政策尤为重要,如果投资新三板的退出渠道变少,新三板融资规模出现持续萎缩的可能性正在变大。”瞿浩告诉经济观察报。

5月分层在即,值得关注的是市场上机构参与的热情与动向。

据中泰证券一份针对新三板定增机构参与度的调查统计,2015年参与新三板定增机构的比例分别是私募基金占45.6%、证券公司占13.4%、基金公司资管计划占9.9%、信托计划占5.6%。而今年以来,私募基金占比降到39%、证券公司降到11.5%、基金公司资管降到5.3%、信托计划则降至1.3%,随着产业资本占比的上升,是金融机构投资热情的下降。
“因为新三板专户产品一直处于锁定期,是赚是赔都无法兑现。”瞿浩认为,私募、专户和资管等投资机构面临“锁仓”的困境,投资的产品即使有账面收益也无法变现,而新产品难以募资。同时,定增破发频现,加上年报披露,无论是机构投资者还是个人投资者,市场观望气氛较为浓厚。

据了解,目前主流的新三板专户产品采用的估值方法是以收盘价或企业市值来计算,受新三板市场流动性不足的影响,产品最终的退出情况存在非常大的不确定性。况且,这些产品锁定期一般为两年,投资者最终收益如何还要以产品退出时的情况而定。

据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5月11日,可统计涨跌幅的3465次定增案例中,约1577个定增价格可以盈利,约1469个定增价格处于浮亏状态,其中约341个定增价格浮亏50%以上。

“我们路演的感受却是投资者对分层之后制度推进的方向和力度并未形成较为明朗的预期,’多看少买’已成为大多数机构当前的主要策略。”胡雅丽表示。

800 次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