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开元财税盛世开元

企业资本投资下滑 压低我国短期经济增长

由于国际经济前景会继续不明朗,加上制造业情况低迷,私人资本投资近期仍面对阻力。贸工部经济师指出,若没政府津贴计划的支持,情况或许更糟糕。
根据贸工部昨天公布的《第一季经济调查报告》,我国的实际固定资本形成总额(Gross Fixed Capital Formation,简称GFCF)在前年和去年双双萎缩,同比分别缩小2.6%和1%。
固定资本形成总额(也称国内投资总额)包括有形和无形的固定资本投资,如建筑工程、机械投资、软件开发等。过去10年,即使在2008年和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实际固定资本形成总额也取得约12%和约3%的增长。
不过,私人固定资本形成总额分别在2014年和2015年萎缩5.2%和2.2%,抵销了公共资本投资的部分增长。我国的国内投资目前主要来自私人领域,约占八成。
几乎所有私人领域都束紧了腰带。占私人国内投资近一半的建筑工程投资,在前年和去年分别萎缩4.9%和2.9%。房地产降温措施出台以后,本地住宅房地产市场疲弱,促使相关投资也放缓。
由于企业的科研投资相对降低,占私人国内投资近两成的知识产权产品投资,前年和去年分别萎缩8.2%和5.9%。
占私人国内投资近一成的交通设备投资则改善,前年萎缩13%后,于去年出现14%的增长。这主要是因为交通设备投资包括飞机和船只等大额投资,波动因此较大。值得注意的是,占私人国内投资近三成的机械设备投资,萎缩程度有恶化的迹象。这方面的投资,减幅从2014年的1.3%,提高至去年的2.7%。
贸工部研究显示,国际经济前景不明朗是私人机械设备投资减少的主因。当企业对未来盈利感到担忧时,通常会延迟资本投资项目。制造业产出不断萎缩,也使该领域可用于投资的资金更少。
此外,随着服务业在经济中的比重提高,私人国内投资或减少,因为服务业的资本密集度较小。报告警告,经济的资本密集度减少,或影响我国长期的生产力表现。
贸工部经济司司长杨乙玮说:“政府的支持,可协助想展开自动化和生产力措施的企业。我们希望公司能采纳这些计划,以提高生产力,并为全球经济好转做好准备。”
政府目前为企业提供一系列的提升津贴。譬如,今年财政预算案推出的自动化辅助配套,为企业提供最多达50%的自动化项目成本津贴,顶限为100万元。

320 次浏览